7.0

2022-08-31发布:

从《快乐大本营》到《明星大侦探》,游戏类综艺能否甩掉综N代硬伤?

精彩内容:

本文已獲得騰訊傳媒全媒派授權

1993年,國內首檔遊戲類綜藝節目《快樂大轉盤》在上海東方電視台正式開播,自此開啓了國內遊戲類綜藝的制作風潮。

1997年,湖南衛視《快樂大本營》接續而來,節目以快樂至上爲宗旨,采用、設計了衆多搞笑有趣的遊戲,爲一代又一代青少年帶來了視聽體驗上的歡樂。

但如今,在網絡綜藝極度內卷,慢綜藝、觀察類綜藝開始成爲網綜界“香饽饽”時,一直以來講究快節奏、純趣味的遊戲類綜藝該如何發展呢?本期全媒派(ID:quanmeipai)將通過梳理遊戲類綜藝的創新更迭、總結節目模式,來探究遊戲類綜藝的未來之路。

01

一種與時俱進的綜藝類型

遊戲類綜藝的指代一直比較模糊,譬如互動挑戰類的《王牌對王牌》、戶外競技類的《奔跑吧》、勵志體驗類的《極限挑戰》。有學者認爲,遊戲類綜藝節目泛指內容上以娛樂性、趣味性、知識性爲主,形式上突出遊戲性、參與性、非藝術表演性的綜合娛樂節目。

從觀看到參與的受衆體驗

以《超級大贏家》《快樂大本營》爲代表的遊戲類綜藝雖然依靠遊戲的創新和趣味贏得喜愛,但更重要的一點是它們牢牢抓住了明星這一嘉賓群體。通過日常化的遊戲祛魅,滿足觀衆對于名人的窺探欲,“展示-觀看”是這類節目最明顯的特質。

而在《奔跑吧》這類夾雜著戶外遊戲的節目出現後,明星與觀衆的距離開始由單純的觀看走向了半參與的狀態,例如節目中設定的請普通市民幫忙完成任務,亦或者邀請錄制地的學校、機構參與節目錄制等。

類似于《明星大偵探》等綜藝節目則是開拓了受衆參與方式的新視野。它關注于打造參與感而非真實的參與,讓受衆進入嘉賓的視角,在推理探案中得到沉浸式體驗,打破了虛擬空間與現實空間的界限,實現了跨屏深度參與。

今年5月,一直以來專注做棚內遊戲互動的《快樂大本營》嘗試了連續4期的全新戶外季,盡管之前節目也有嘗試將戶外與棚內進行結合,但始終沒有成爲《快樂大本營》最突出的節目特征。不久前,節目導演甘億在接受采訪時坦言,這是一次考量已久的形式變革。

從單一封閉的演播室到演播室 戶外、再到純戶外,已有24年曆史的《快樂大本營》在節目革新時也主動選擇了場景的突破,可見場景的更新對于遊戲類綜藝節目營造新鮮感有著很大的意義。

圖片來源:微博@快樂大本營貼吧

從趣味到反思的價值疊加

英國學者史蒂芬森曾在《傳播的遊戲論》一書中探討了傳播的遊戲性質。他把傳播分成工作性傳播和遊戲性傳播,工作性傳播通常帶有完成任務的成分,而遊戲性傳播不帶有明顯的現實目的性,僅供娛樂。

早期遊戲類綜藝的趣味輸出恰好符合史蒂芬森“傳播即遊戲”的觀點,但是隨著遊戲類綜藝的不斷積澱和發展,單純充當快樂源泉的綜藝宗旨開始逐步走向寓教于樂。

體現人文關懷和專業價值成爲遊戲類綜藝的新目標。例如主打推理遊戲的《明星大偵探》,關注網絡暴力、抑郁症、人生選擇、家庭牽絆等熱點議題,加上“雙北”(何炅 撒貝甯)每期的高分升華總結,讓整個節目在傳遞趣味的同時帶給觀衆更多思考的啓發。

圖片來源:微博@明星大偵探官微

02

遊戲類綜藝的發展瓶頸

在節目創作上,綜藝的通病也成了遊戲類綜藝的發展瓶頸,綜N代節目遊戲創新呈現疲態、劇情設計質量下滑、節目人員與形式固化等問題。

2016年開播的《王牌對王牌》已經走過6季,該節目一直堅持棚內錄制,每期圍繞一個主題,邀請兩支王牌團隊,通過遊戲競技來決出王牌中的王牌。

《王牌對王牌》第四季中《天龍八部》劇組重聚。圖片來源:騰訊視頻

再比如前段時間收官的《萌探探探案》,雖然節目以沉浸式推理這一新興遊戲樣態爲基點,但在節目中,嘉賓們互叫真名、不扮演角色,燒腦減少、喜劇效果明顯,這些失衡反而讓沉浸推理的遊戲屬性大打折扣。

從本質上講,遊戲類綜藝是遊戲與綜藝的結合體,其綜藝效果理應考慮,但顛倒重心或者主題混雜,就會讓遊戲類綜藝的特長無法發揮出來。

03

當下遊戲類綜藝的創新特色

遊戲類綜藝在國內生長近30年,其形式和內容一直在變,問題很多,但同時也沉澱出許多既定的模式。在對青年文化理解的不斷深化下,競技 劇情與沉浸式線上 線下體驗成爲了現如今主要的亮點和特色。

競技爲輔,劇情至上

遊戲類綜藝以遊戲爲核心,自然也格外強調競技性和對抗性。《全員加速中》《奔跑吧》等節目都設置了競技環節,撕名牌和獵人追捕的設置既刺激又充滿趣味。

並且,遊戲中不僅涉及體力競技,還包含腦力競技,嘉賓們的戰略布局在屏幕前暴露得一清二楚,被提供了上帝視角的觀衆自然也就對之後的發展充滿期待。

《奔跑吧兄弟》第3季中撕名牌環節。圖片來源:騰訊視頻

而不管是競技遊戲類綜藝還是體驗遊戲類綜藝,劇情仍然是遊戲成功的核心,嘉賓的任務必須得包裹在劇情中,通過一個主題將他們凝聚在一起,也借此增加觀衆的參與度。

競技與劇情的萬能模式有一個極大的好處,就是允許嘉賓的任意流動,除卻必須的MC(主持人),每一期節目都可以邀請各類名人參與。遊戲天然不需要熟人,通過遊戲,再不認識的嘉賓都能馬上熟絡起來,這樣一來也使得節目場景和人員搭配更富有新鮮感。

行業破壁,沉浸轉換

2012年,《快樂大本營》成功帶火“誰是臥底”,《奔跑吧》播出後,也曾引發一陣線下“撕名牌風”。從節目遊戲到全民遊戲,遊戲類綜藝吸收和輸出的遊戲模式,實現了節目對遊戲的引流。

反之,2016年在騰訊視頻開播的《飯局的誘惑》則是線下桌遊反向輸血遊戲類綜藝節目的典例。節目播出後,使得狼人殺從線下火爆走向線上火爆,遊戲小程序、App開發層出不窮。類似的還有以《明星大偵探》爲代表的劇本殺綜藝。

《飯局的誘惑》第一季中的狼人殺遊戲。圖片來源:騰訊視頻

此外,類似虎牙直播策劃的密室節目《好虎的密室》,則將産業鏈打通,不僅做節目吸引觀衆,還同時落地線下店鋪,歡迎觀衆親身體驗。從線上觀看到線下體驗的沉浸轉換,使得遊戲真正從屏內走向屏外,再從叁次元走回二次元。

橫向衍生,滿足精細化需求

像《快樂大本營》這種有著多年受衆基礎和口碑的節目,常年定期更新,培養了穩定的收看習慣,而新生網綜裏卻很少有這樣的優勢,季播形式已經成爲常態。

每一季的創新玩法使得節目能不斷吸引新的受衆,但也正如前文所說,綜N代的遊戲創新能力往往容易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下降,觀察主要遊戲類綜藝的口碑和評分,通常都是逐季下跌。

由此可見,綜N代模式的硬傷或許總有辦法緩解,在節目創新的過程中,創作者們不妨橫向去嘗試多檔衍生節目的開發,最大化利用內容、場景以及資源,在愈發內卷的綜藝開發態勢下,續寫遊戲類綜藝的新篇章。

推薦優質行業微信公衆號

歡迎關注

從小甜甜到王冰冰,甜妹經濟永不消亡

-完-

《傳媒圈》專爲廣電、視頻、影視、廣告主、廣告代理公司及融媒體業者服務,粉絲量和閱讀量均領先同業。歡迎關注!歡迎合作!